莫说奇怪

奇怪这大学,有那么多优秀的人,却不是优秀的样子。

以前很奇怪大人的社交。我曾听说古时候朋党诡计的故事,也知道诚实守信的典故。到了十四五岁,跟从父亲走街串巷,听他高谈阔论交友广泛,言传身教如何真心待人。我知道他做到的,我见过他打肿脸充胖子请客的真诚,见过敬酒时的真心甚至见过他嘴上的发狠与实际上的真挚间的矛盾。我不敢说话。我哪里是十四岁,我见得不够多吗。我不敢说话。我不知道话语是否代表自己心迹,也怕出口成脏表达出对现实的抨击。最主要,该怎么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?我真想于我父亲讨教。可惜。

头发花白貌似就在一瞬的时间,就如他的好兄弟拆分公司的时间之短。

他还相信社会吗?我不曾得知。但是恐怕他的心情就如我现在。大一进入社团辛苦干活终于当上副部长,赢来的是崩溃与失落。究其差别,不过是社会二字。这两个字禁锢了学生会,我逃了,没想到落入另一个网。如同飞蛾扑火,怎可能是愚蠢。只不过是不甘心放弃希望的最后一搏,哪怕生命。

奇怪啊,我相信他们不是这样的。我相信学长学姐也是人,即使身居高位。

他们早已经不是了。

劝自己自在,想自己放弃,求自己开心。我解的了他人的难,解不开自己的劫。父亲的执念动摇我心,我能否将他的路走完?起码有所操守吧,就像我父亲的那句“让他走”一样。

男人,改不了的,只能一条路走到南墙。大不了住在南墙。

……

开心这社会,有那么多优秀的人,迟早是优秀的样子。

0

Related Posts

Commen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