适应

适应,似古往今来人类最常做的一件陌生之事。

一万年历史的长河里,我们的祖先从无知走向了智慧,学会了利用这个孕育我们蕴藏各种力量的世界之力。在大家看来猿人恐怕是茹毛饮血,野蛮而毫无灵智的。不可否认在早先的时候,人们与天斗与人搏,信仰万神求取生活安康。然后,在时间的霎那节点上,甚至是两个人类争执而大打出手时捡起了决定历史的一块板砖,出行时探入山洞脚掌被某种利牙割破了。不幸的是打架板砖越来越顺手,遇到的牙齿越来越伤脚,后来也就在适应中学会了使用,在使用中更适应利用,探寻到了人类万古来的智慧之源。

历史朴实,不断向我们证明不会适应的可怕。

森林潮湿多蚊虫,赤裸身躯无法防御。亚当和夏娃偷吃了禁果,用无花果叶遮挡自己的身体,从此无花果叶成为了人类原罪的象征。可是,会知道用东西来遮羞,正是因为亚当和夏娃适应了自然,学会了利用。无花果叶又怎么会是罪恶的呢。五千年来泱泱大国的海岸国防被黑黝黝冒着火光的怪兽撕破,无数人嘶哑叫嚷,无数人眼里闪烁慧芒。百年来人民第一次了解了落后的事实。暗红的眼神中“适应并反抗”的口号宣传册子铺张开来,当科技的火焰燃烧到每个人的身上,哪有人喜欢另类的赤裸!于是乎,改革者求知者一如过江之鲫……

不过适应是需要对个性的炙热追求的。生活在干旱大漠的仙人掌,塑造了个性的身材,适应了缺水的条件;生长在荒岭绝壁的松枝,成就了“枯松倒挂倚绝壁“的美丽,积极适应恶劣的环境,获得了人类的喝彩。

拿历史上的例子来比较,司马迁遭受宫刑,痛苦不已,但他没有郁郁寡欢当个后宫侍者,而是完成了第一部纪传体史书<<史记>>,还被鲁迅誉为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!失聪的贝多芬懊恼沮丧后选择了适应,但他的奋斗方向竟然是音乐,要知道他已经失聪了呢。这在当时是一件极其可笑的事情,被坊间愚人讥笑。可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个性的适应呢,谁说盲人不能创作音乐?

罗伯特·穆齐尔的《没有个性的人》里乌尔里希在自己不适应的领域中想获得成功,结果不令人满意,现实磨灭了他的个性,他在之后被强加面对了许多不愿意的事情,面对自身情感、政治的无能为力而痛苦,自认为自己是个没个性的人,随波逐流,人生囚禁在悲伤滑稽中。

正如与贝多芬命运相仿的美国著名盲人女作家–Helen keller之言“我之所以是我,是因为我不是别人,是我自己”我们不愿意成为没个性的人,那么虽然会遭受到许多挫折与不幸,但我们仍要追着梦想个性,去适应。

适应是隔着纱布的油画,看不清楚。如果你认为自己缺少对适应的认知,请去寻找她,她就在你背后。

0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