摆渡人

——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,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?

暑假的时候上当当购买了一套书,名为《明朝那些事》,共九本。然而今天的主角,不是他。

随书附赠,《摆渡人》。魅力十足,沾手便没放下,直到看完。

摆渡人是本令人惊叹的小说,它描写了崔斯坦与迪伦之间的爱情。而且,他所涵盖的不仅仅是这些,更是涉及到死亡,信仰与爱。

在书里,迪伦是一个高中姑娘,单亲家庭出身。学校里生活不令人满意,同学对他父母离异的讥评让她在无时不刻想着找回父亲,(尽管最后也没有说明有没有寻找到)。在一个下着雨的某一天,迪伦踏上了寻找父亲的路途。在那天之前晚上,她对自己的闺蜜兴奋的讲述了这次旅行的计划。雨水哗啦啦的倾泄,车像一个身着锈迹斑斑铠甲的骑士呼啸而来。迪伦踏上了一段奇妙的旅程……

在书里,迪伦所在的火车发生了事故。

“车身剧烈的摇摆,巨大的冲击力袭来,迪伦的手机掉在了地上。”

在昏迷醒来后,迪伦发现全车的人都不出声,以为他们都死了。但是事实却在后文中给出,迪伦是唯一一位死亡在这次事故的人。迪伦,或者说迪伦的灵魂处在迷茫之中。她走出隧道,发现了他的摆渡人,崔斯坦。

崔斯坦是一位老资格的摆渡人,他带过7、8岁的孩子,中世纪的骑士和迪伦等等。他本来以为这次的旅途和往常一样,带的人要么是被恶魔抓住,要么是安全度过荒原,进入天堂。但是迪伦不一样,她对死亡毫不在意,生活的艰难让她反而珍惜这段路途。而崔斯坦是她一生中第一次把生命托附的人,两个人在这样注定会分离的路途中心心相印。崔斯坦的内心如平静的湖面洒进了一把豆子,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爱恋,倾诉了对迪伦的爱意。二人坠入了爱河。

日子过得很快,崔斯坦即将把迪伦带进天堂。这是他第一次想要踏入天堂,一切都是未知。是否可以常伴迪伦,崔斯坦内心焦虑,却一直安慰迪伦。但是上帝给他们开了一个玩笑。在迪伦踏入天堂后,崔斯坦无法步入。迪伦看不见崔斯坦,但是崔斯坦可以看见迪伦在对面哭喊。当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眼泪涌入眼睛。虽然是夜里12点了,还是无法遏制的看了下去。

很快,迪伦被天堂使者接待了,于此同时崔斯坦迎接了下一个灵魂。迪伦在天堂了解到了天堂的美好,她迟疑了,因为她不知道崔斯坦是否是在哄骗他,在完成任务。她拜访了天堂里一位存在最久的女士,得知荒原是可以穿越回去的。前途未卜,没有人回去过。

她面临选择。

然而迪伦毫不犹豫,冲进了荒原,因为她坚信爱情,生命力没有比爱情更伟大的力量。

“死亡阻止不了我。”

我感受到了迪伦那种义无反顾,崔斯坦的迟疑让人反而有些不喜。不过在书里,他还是有反转的机会的。因为一种规则,他才会不能够和迪伦相守,他的内心是多么焦灼。

在离开迪伦的时间里,他魂不守舍,无心应对新顾客的询问,他眼前多次浮现一张面孔。在回忆时,他往往浮现笑容。所以,在迪伦找到他向他冲来时,他来不及细想,等不及,想不及身边的女人,冲向了迪伦,与她拥吻。而那个女人,被抓走了。

我想崔斯坦这个角色是具有悲剧色彩的,他无法决定自己的归属。但是在爱情面前,他忘记了职责,忘记了一切。几千年的日日夜夜,在他的心目中怎能比的上一人?他的爱情不如迪伦的不顾一切,却多了份叛逆与悲壮。可歌可叹。

迪伦与崔斯坦最终都还阳了,就像在童话里常常出现的一句话”他们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”。可是这篇小说的意义不仅仅在此,它把一种信念,暴露出来,展现给我们眼前。生、死、爱,你选哪个?哪一种选择会让你永不后悔?

 

以下是改编的摆渡人,因为不喜文章中的男猪脚怯懦性格,以及用来参加征文比赛,获得了三等奖

 

 

章节一

今天真是糟糕,火车站里的人都行色匆匆的,像迪伦的心情,乱糟糟的。

终于车来了,像一个身着锈迹斑斑铠甲的骑士呼啸而来,它会带迪伦找到爸爸的,不是吗

紧闭双眼坐在车上,想象遇见母亲是的仪态,穿着是否合体。真是提心吊胆,时不时又热血沸腾。爸爸已经在记忆里模糊了,妈妈为什么要离开爸爸呢。弄不明白,等到了地方去问爸爸吧……

现在好像是在隧道里,漆黑笼罩了车厢,三三两两的灯难以为继,照不亮它。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呢,写个短信给爸爸,嗯,什么声音、、

……

火车撞毁了,车上的人不知道哪去了。

酿跄着走出隧道,外边小雨霏霏。还是没有人,或许都在隧道另一头。迪伦安慰安慰自己,走出了隧道。

隧道外是一片荒原,铁轨蜿蜒向前,消失在一片荒野之中,而此处除了这条铁轨外空空如也。

迪伦估计肯定已经离格拉斯哥很远了。一想到重新回到黑暗当中,一想到再次穿过列车,上面满是遇难者软塌塌的死尸,她才不会回去。没办法,只能继续走下去了。

地平线上群山环绕,危峰高耸。低压压的云层掠过山顶,茫无涯际。湿漉漉的草浸湿了鞋子,干脆的光脚走路了。

走了好远好远,迪伦这辈子怕也没走过这么多路,下午的时候竟遇到了一个小男孩,十七八岁的样子,名字叫崔斯坦。棕色的头发,蓝色深邃的眼睛。迪伦问他如何走出这片荒原,他不说话,只是示意迪伦跟上去。

迟疑片刻,她跟从了。

走了一会,迪伦忍不住问崔斯坦,其他人去哪儿了呢?

这里本该有一大群身着各种鲜艳制服的男男女女随时准备冲上前去,对幸存者温言抚慰,检查伤口,还要询问迪伦各种问题。隧道出口的空地上应该随处可见三五成群的幸存者,他们面如死灰,蜷缩在用以抵挡凛冽寒风的毯子里瑟瑟发抖,可现在这些统统没有出现。

他们去哪了呢?

崔斯坦还是继续走。

“等等,停下!我们到底要去哪儿啊?”迪伦气鼓鼓地停下来,双脚牢牢站定,双臂交叉胸前。刚才她一直在没头没脑地跟着他走,可是他们就这样沉默着走了有二十分钟了,鬼知道在朝哪个方向走,除了那句简单粗暴的”跟我走”,崔斯坦一句话也没说。当他命令迪伦跟他走的时候,头脑中所有的疑问、所有在隧道口原地待援的理由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!现在它们统统又回来了,而且来势凶猛。照这样乱走真是愚蠢。

不能这样走下去了。

章节二

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迪伦又回到了列车上。迪伦估计刚才自己一定打了个盹。她把手机屏幕解锁。开始编辑短信。

爸爸,我在车上。没有晚点太久……

车身猛然颠簸了一下,迪伦的胳膊肘一震,手机从手里落到了地面上。

她用手指在地板上摸索了几秒钟,终于碰到了自己的手机。手机上黏糊糊的,肯定是哪个蠢货把果汁洒在地上了。迪伦把手机拿起来检查一下受损情况。

不是果汁,手机上满是黏稠的暗红色物质,顺着迪伦的手机吊坠慢慢往下淌,把膝盖部位的牛仔裤打湿了一小片。她一抬头,目光与对面女人的眼睛第一次相遇,那双眼也在凝视着自己,没有一丝生气。鲜血顺着她的头皮往下流淌,她的嘴大张着,乌青的嘴唇在尖叫声中向后收缩。

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她从座位上向前甩,她挣扎着穿过车厢,一头栽到前面那个可怕的女人身上。女人的胳膊像是准备拥抱她似的,她大张着的嘴咧得更开了,似在狰狞地大笑。

“迪伦!”一个起先有些陌生的声音唤回了她的知觉,

“迪伦,醒醒!”有人在使劲摇她的肩膀。

迪伦大口喘着粗气,猛地把头从桌子上抬起来。

“你刚才一直在大叫。”崔斯坦说,他的嗓音中第一次流露出一点担心和焦虑。

恐惧的梦境还历历如新,女人的死亡大笑还在崔斯坦的眼前晃来晃去,血管里的肾上腺素还在喷涌。这都不是真的,不是真的。随着意识逐渐恢复,迪伦的呼吸也慢慢平缓下来。

“噩梦。”迪伦小声嘀咕着,无比尴尬。挺直身子,才回忆起几天来的生活。

那天迪伦再也不想走下去了,让崔斯坦停下。想问清为什么。她清晰地记得他的脸色不自然了一瞬,带着一丝同情,对迪伦说。

迪伦,你不是事故中的唯一幸存者。你是唯一一个没有逃出来的人。

迪伦一下子愣住在原地,哭泣了起来。不过没过多久,便开心了起来,迪伦想着”我在望天堂走呢。天堂欸,有什么不知足呢。没下地狱很好了。”

穿越荒原,这似乎很容易。尽管天气恶劣,荒原泥泞,反正就那么大。走的完。当时迪伦是这样想的,直到今天,见到了它们。

恶魔。

他告诉迪伦,恶魔在白天才能出现,它们会抓住迪伦,让迪伦变成它们的同类。

回忆起迪伦的话,还觉得毛骨悚然。又想到那铺天盖地的黑色恶魔,心也一点一点下降。

不过迪伦现在也不担心了,崔斯坦会保护他的。”反正我是女人,男人嘛,天生要保护女人。崔斯坦瘦小,但是却让人充满了安全感。貌似我有些喜欢他了呢。他不是也是吗。”

章节三

穿越山谷本来应该是很轻松地。

云朵的阴影笼罩山谷,空气似乎在瞬间就变得冷飕飕的,一阵寒风顺着山谷的岩壁而上,迪伦清晰地辨认出了这是恶魔的吼叫声,那哀号声就在他们的头顶。它们正从四面八方围过来。

在那一刻,时间似乎在一片混沌的边缘停止了。脑子里只有一个字,跑。

“崔斯坦,我看见小屋了!崔斯坦!”迪伦呼唤着崔斯坦。

“迪伦,快跑!”崔斯坦吼道。他好像陷进去了。迪伦不知道,恐惧让她难以思考了。

马上就有几个恶鬼朝她俯冲下来,撕开口子钻进迪伦的身体里,迪伦连自己的腿也很难控制了。

脑子中回想这崔斯坦的话,迪伦蹒跚着,跑。跌倒了,就慢慢的爬。终于还是到了,穿过门槛的一刹那,噪声立刻消失了,体内的寒气也化作隐痛。她已经被耗尽了,瘫倒在地上。

“崔斯坦,我们成功了!”迪伦突然笑了起来。

他没有回答。身后也没有呼吸的声音,小屋里没有任何动静。

迪伦浑身突然变得冰凉,不敢回头。

“崔斯坦?”迪伦低声问。

因为太害怕再看到恐怖景象迪伦紧闭双眼。最后,了解真相的渴望还是压倒了内心的恐惧。迪伦勉强让眼皮睁开,打量眼前的景象。

不! 眼泪倾泻。门前空空荡荡,窗外夜色如磐。

崔斯坦没有突出重围。门外的恶魔在咆哮。

迪伦瘫倒在地上,手抱着腿,头垂在膝盖上,啜泣起来。

“崔斯坦,迪伦需要你。”她轻声呼唤,”我需要你!”

我的嗓音嘶哑了,泪花滚动,”你在哪儿啊?我需要你……”

迪伦被困在这里了,一旦出去,魔鬼们就会抓到她。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这个小屋,但迪伦要在这里待多久呢?要在这里等崔斯坦多久呢?

迪伦只能祈祷了。崔斯坦就是希望啊。她回想起了他可靠的臂膀,保护他几十天来的场景历历在目。迪伦的心乱极了,反而想到等崔斯坦回来,要如何倾诉她的思念、害怕……与爱。有什么不可以说呢,生死有命,说完了又哪还会有现在的遗憾,出去被抓住和他一块死了也好。她想。

章节四

崔斯坦回来了,迪伦慌乱的飞奔过去,搂住了他。眼泪不自觉的流出,使劲拍打着他。都是他,让迪伦担惊受怕那么久。

突然,迪伦像想起了什么,抓住崔斯坦的手臂就往外走,方向正是来时的路。

“你干什么?”崔斯坦疑惑。

“我不要走下去了,崔斯坦,太可怕了。而且走到最后你也不能在我身边,对吗?”她直视崔斯坦的眼睛,像是要看透他的内心。

崔斯坦的眼神飘忽了一下,迪伦这才发现崔斯坦隐藏的伤疤,从胸膛到脖子。伤痕已经结痂了。

“我……天堂有什么不好,不用担心死亡,不用担心吃喝。而且,你只需要等待你家人就好了,他们迟早会来。”崔斯坦明显是在转移话题。

“崔斯坦,我问你,你爱不爱我。”迪伦用一种坚定,简短而有力的语气说道。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迪伦气急了,扑到了崔斯坦身上,盘上他的腰,嘴唇贴到他的唇上。四目相对,崔斯坦只觉得自己的心快跳出来了,爱情的火花在疯狂的生长。他应该知道了什么,狠狠地吻了下去。

第二天,两人神清气爽地走出安全屋,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。

没有人知道前方是什么样的,但是欢声笑语弥漫了荒原。恶魔还有什么可怕的呢,死也不可怕。两个人对视一眼,笑了。

路上,迪伦问崔斯坦”那天你被抓走,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“当时你吓呆了,不能跑动”迪伦点点头。她想起了这一幕,回忆时脸羞得通红。要是当时他一说她就跑,要是她当时再勇敢一点,没有因为惊吓而待在原地不动,他们两个就都能脱身了。

“我把你推了出去,我以为我能追上你,不是有意抛下你的。我在后面追你,尽量把它们拽回去,但不能把它们全逼退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恶鬼一窝蜂似的涌过来。完全没用,虽然我摸得到它们,但却伤不了它们。但是在荒原上我可以使一些手段……非常规手段,

“我变来了一阵风。”他停顿了片刻,此时满心狐疑的迪伦眉头已经拧到了一起,自己还浑然不觉,”你不会感觉到的,这阵风是专门对付恶鬼的。”

“你变了—阵风?”她惊讶地问,”连这个你都会?”

“恶魔们控制不了自己的飞行路线,被风吹得七零八落,它们没办法抓你了。”那双湛蓝色的眼睛深深打动了她。她能做的只有满怀敬畏地回望着他,沉浸在他深邃的目光中。

结果没有了眼睛的指挥,她绊上了一块伸出地面的草皮摔倒了。

“噢!”感觉自己朝前栽倒时,她不由得大叫了一声。

崔斯坦竭力绷着脸,但尽管下巴绷得很紧,笑声还是渗了出来。

迪伦有些气恼,带着残存的那一点点自尊心大步走开了。

恶魔仿佛消失了,被他们的爱情慑服。两个人在一路上分享了很多有趣的事,迪伦特别喜欢他讲述自己给别人领路的事迹。崔斯坦告诉她他带过的最好玩的人,最小的人,以及被抓走的人。当说到被抓走的人,两人都神色一黯,转而说起他的话题了。

还是不要想到未知的路途的好。

他们都是迷茫着的人。

章节五

好日子总是要到头的,谁也不例外。上帝总是公平的。

在一座山的山坡上,两个人看到了那条隧道,深邃而悠长。不过两人神色忽然凝重起来,不因为别的,远处黑压压的一片,不是恶魔是什么。

崔斯坦,迪伦互相对视了一眼,眼神都慢慢坚定了下来。

迪伦向山坡下走去,向着未来出发了。

“等等”崔斯坦神色凝重,”有些话要先和你说,不说万一再没有了机会……”

迪伦点点头,示意他说下去。

“我是你的摆渡人,你知道吧。这也是意味着我的存在,完全是因为你。我用最合适的相貌出现在每个灵魂面前。在遇到下一个灵魂之前,我一直保持这样的相貌。我不知道自己遇到第一个灵魂之前是什么模样。如果我真的存在,我的存在也是因为有你们的需要。我不知道我是男是女,我有没有生命。但是我爱你,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”

迪伦伸手盖住了崔斯坦的嘴巴,小声说道:”我知道的,走吧。”

说什么也改变不了迪伦的决心了。崔斯坦心安了,看向远方黑暗铺撒,群魔乱舞,眼神幽邃。

走近了,整个世界忽然变成一大片一大片令人头晕目眩的血红色。那座山还在,但是现在被一层紫红的尘土覆盖着。山上没有植被,陡峭的山坡两侧怪石嶙峋,旁逸斜出,如同刀劈斧砍。取代砂石路的是一条乌黑的通道,看上去犹如铺着沸腾的沥青。它起起伏伏,不断冒着气泡,如同有生命一般。血红色的天空上是层层乌云,缓缓地向西方的地平线流去。太阳散发着炽热的红光,如同一个燃烧的炉圈。

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事情。在路面上、山上、小路上,成千上万的东西在滑动、爬行、徘徊。

“这是什么!”迪伦惊呼。

“那是这个世界的本来样子,恶魔的天地。”崔斯坦解释。

迪伦明白了,点了点头。崔斯坦抓住了迪伦的手,十指相扣。这一次,没人会松手。

崔斯坦想起了以前安慰她时说的话——永远不会失去她,永远不让恶魔抓到她。他不知道这场全新的战斗都有什么新规矩,但是他有他的生命!

两人还没来得及眨一下眼晴,时间就一下子跳到现在,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刹那发生了。无数恶魔像黑色的小蛇般突然冒出来,地上顿时黑烟滚滚。它们在空气中翻滚扭动,气势汹汹地发出嘶嘶声。成百上千,成千上万,铺天盖地,遮蔽了她的视线。迪伦目瞪口杲地傻看着,她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。一个恶魔从迪伦的胸口钻了进去,在里面抓来抓去,然后又从她后背钻了出来,她的心一下子结成了冰。

不知什么东西卡在她的头发里,又扯又拽,头皮上一阵阵刺痛。还有利爪牢牢钳住了她的肩膀和胳膊,使劲拖拽着她。

恶魔呼啸着攻击迪伦,也攻击崔斯坦。往常没有恶魔会关心崔斯坦,他不能吃,他不是人。现在,恶魔们用尖利的指甲戳进他的血肉,撕扯着他。

崔斯坦猛地拉起迪伦的手,奔跑起来。快跑、快跑、快跑,迪伦大喊,为崔斯坦加油,两人铆足了力气沿路飞奔。恶魔们尖叫着在她周围盘旋,但好在它们暂时没法跟上他们的脚步抓住她。

还有什么比这些更恐怖呢,恶魔,全是恶魔。这条路仅仅只有100米的距离了——约等于天壑的距离。迪伦大口喘息,胸膛上下起伏。崔斯坦知道她很累,他也如此。

50米,40米,30米!还有最后10米。崔斯坦绊倒了,他想松开抓住迪伦的手,忍住了。同生共死,两人早就说好了。他连忙翻身跃起,前面一只巨大无比的恶魔挡住了去路。迪伦焦急的看着崔斯坦,突然毅然决然地冲向恶魔。

恶魔也像被惊呆了,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积极的食物,忍不住退后了几步。这是个机会,刚爬起来的崔斯坦抱起迪伦,飞奔了过去……

终章

一切都结束了,看着隧道口,迪伦内心波澜起伏。

虽然迪伦一直在宽慰崔斯坦,但想起要回到那条火车隧道、爬回自己的尸体上,迪伦还是十分紧张。她希望车厢里不至于太黑。她也不知道自己伤得有多重,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自己的灵魂出了窍。她不知道当自己还魂苏醒后这伤会有多痛。

还有,最糟糕的是,她害怕等回到车厢里醒过来后,只剩自已一个人。那样的话,她返回尘世、起死回生反倒证实了崔斯坦的猜测——他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。

她不知道如果这样的事发生的话她该怎么办。她只能希望甚至暗自祈祷命运不要这么残酷。

崔斯坦仿佛看出来他的焦虑,一路上一直持保留意见的他这时确实一往无前,用一种毋庸置疑的口气对迪伦说:”相信我,可以过去。”

“你为什么来这里呢?”他质问道。

迪伦抬起一个肩膀半耸了一下,看上去倒非常像一个笨手笨脚的大孩子。

“迪伦?你为什么要过来?”

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迪伦重重吐出一口气,”因为我爱你。我想霸占你一辈子,我的生命里没有光彩,自从你来到以后,才有彩虹。”

“所以你在怕失去我?”崔斯坦幸福的笑了笑,不过迪伦没有看见。

“你不用担心我的,如果你醒来发现我不在你身边,你可以再试试看自杀一次。你会见到我的。”看着气鼓鼓的迪伦,他嘴角泛起恶作剧得逞的微笑。

迪伦知道他在开玩笑,可是她还是患得患失的。突然,天旋地转,貌似有人推了她一下,”是崔斯坦。”这是她眼前黑暗的最后一个想法。

迪伦睁开眼,马上感到目眩。一道强烈的白光刺进

不知不觉间一张脸出现在视线中,迪伦不由得吓了一跳。接着它便填满了视野,这张苍白的脸上满是闪亮的汗水和红墨水般的痕迹。这是一张男人的脸,嘴边的胡楂很浓密,看口型他好像在急切地说着什么。

慢慢地,她终于明白了,那个人在一遍遍重复着相同的一句话。

“能听见我说话吗?看着我。能听见我说话吗?”

“亲爱的?”那个人抓着她的肩膀,晃了晃。

迪伦强迫自己看着他,尽力要把眼前可怕的事情想清楚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迪伦。

“她的声音带着哭腔。

“迪伦,我要离开一下,就一分钟。不过我马上就回来,我保证。”他冲她笑笑,然后起身,沿着车厢一路挤过去。迪伦看着他离开,这才注意到这节窄窄的车厢里满是穿着马甲的男男女女——消防队员、警察,还有医护人员。他们中大多数人都蹲在座位旁,或者夹在刚出现的人缝中,他们跟迪伦谈话、交流,温言抚慰她。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。然而迪伦只想一个人静一会儿。

发生了什么事?崔斯坦去哪了?

她想起刚才自己身子往下倒,貌似碰到了自己的尸体。

迪伦的肺部很痛,但她忍不住气喘吁吁,而且感觉一阵反胃。眼晴像被什么东西蜇了一样,喉咙里堵得厉害。此刻不管什么伤痛都变得无足轻重了,迪伦的泪水肆意地流淌。

我失去了他吗?她不知道

“对,就是她。迪伦?”有人叫她的名字,这让她分神了片刻,”迪伦,我们要把你轻轻移到担架上,亲爱的。没问题吧?我们需要把你抬到外面,好好检查一下你的伤势。只要把你送上救护车,我们就会给你止痛的。你能听明自我说的话吗?迪伦,亲爱的,要是听明白了就点点头。”

她顺从地点了点头,她听明白了。她正躺在一辆救护车上,止痛药固然好,能帮她平息腹部的灼烧感,然而它们却无力医治她心里裂开的口子,那种怅然若失、空落落的痛楚。

人们就这样把迪伦稳稳当当地抬入了秋日傍晚灰蒙蒙的暮色中。迪伦看着出现在半山腰的精巧的石拱门,他们抬着她穿过石门,随后渐行渐远,石门张开的大口随即湮没在黑暗中。出了隧道口大概走了十米,他们转了方向,开始步履蹒跚地攀上陡峭的路堤。就在此时,迪伦看到了他。

他坐在隧道出口的左侧,手放在膝盖上,注视着她。

在这个距离望过去,只能辨认出他是个男孩,大概十几岁的样子。山风吹乱了他浅茶色的头发,拍打着他的脸。

“崔斯坦。”她低声说,轻松和喜悦一下子充盈在胸中。她看着他出现在了自己的世界里,如痴如醉。

他成功了。

这时,一个人走过来隔在了他们之间,是一个消防队员。迪伦静静地看着他俯下身子,给崔斯坦的肩上披上了一条毯子。那人在向他询问着什么,迪伦看到崔斯坦摇了摇头。接着他慢慢地、有点笨手笨脚地从草地上站了起来。对着消防队员讲完了最后一句话后,他开始朝她的方向缓缓走来。就要走到她跟前时他冲她一笑。

“嗨。”他喃喃地说,伸出一只手轻柔地拍了拍迪

伦身上的毯子。他的手指顺着她身体一侧慢慢划过,最后紧紧抓住了她的手。

“嗨。”她也轻声回了一句,嘴唇颤抖着露出了微笑,

“原来你在这里。”

“我在这里。”

* 文章引用过原文段落内容,以及最后一段基本套用了书本终章,谨以此纪念本书给我带来的巨大感动。

Related Posts

Commen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